花100美元 即可测基因


  • Date: 2017-08-06


南科大生物系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接受记者采访。

7月31日,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重大成果发布会在深举行。 本栏图片均由深圳商报记者 陈锡明 摄

第三代基因测序仪。

 

 

深圳新闻网讯 曾几何时,基因检测如此“高大上”的项目离寻常百姓很遥远。现在,普通人花上100美元,也可拥有自己的“基因身份证”!让如此高精尖科技走近寻常百姓的,是南科大生物系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7月31日,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在深圳亮相。这是目前全球准确率最高且唯一用于临床应用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其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亚洲第一,世界领先”,占据基因产业的创新制高点。

深圳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落户罗湖大梧桐新兴产业带,是罗湖引进的首个“孔雀团队”。瀚海基因将以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和高端紧密仪器作为产业牵引,打造从精准检测到精准治疗的全生命周期闭合产业链,在罗湖大力发展生命健康产业、布局精准医疗项目等方面发挥领导和带动作用,助力罗湖完善第一代、第二代到第三代基因检测产业布局。

对生物医学产生深远影响

据悉,由南科大贺建奎团队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在光学和生物制剂等领域取得关键性突破,能够直接读取最原始的DNA或RNA分子序列,降低临床基因测序成本。贺建奎表示,第一代基因测序仪完成一个人的全基因组的价格是30亿美元,一个人测一次基因序列相当于建了一艘航母;第二代基因测序仪测一个人的全基因组的价格降到1000美元;而由他的团队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量产后这个测序价格有望降到100美元。

据贺建奎介绍,第三代基因测试仪将在健康管理、新药研发、基因电子病历、精准寻人等多个领域发挥效用,对生物医学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已取得92件专利(包括已获授权和正在申请的),同时还有10余件海外专利申请。在7月31日的发布会上,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的正式亮相,这让中国三代基因测序技术与美国、英国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目前,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已经接到了第一批订单,将小批量生产700台。而公司现已落户罗湖大梧桐新兴产业带,正在加紧建设生产线,建成后将达到年产1000台的产量,预计将在明年进入大批量生产的阶段,届时,寻常百姓将有望享受到高科技带来的成果。更重要的是,瀚海基因实现了三代测序仪的国产化,彻底打破了国内测序仪市场长期被外国测序仪垄断的局面。

公司团队平均年龄28岁

原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副所长于军表示,非常看好第三代基因测序仪的商业前景。“这款设备不仅克服了单分子测序相对低通量的缺点,同时也提供了RNA直接测序的可能性,其应用将覆盖科研和临床两个领域,商业前景无限。”于军说。

据悉,贺建奎于2012年成立了瀚海基因公司来产业化第三代基因测序仪。目前,公司已经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2亿元。该项由中国科学家自主研发、全球领先的科研成果,犹如一匹“黑马”引起业界瞩目。而谁能想到,如此成功的团队居然平均年龄只有28岁!

贺建奎表示,项目启动之初,并不被业界看好。首先,测序仪的研发涉及到光学、流体、化学、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精密机械,是一个多学科交叉的项目,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和人才。其次,测序仪研发技术难度非常大。国内在此之前有几家公司研发二代测序仪,尚未取得最后的成功,而三代测序仪更是首次尝试。贺建奎没有退缩,拉上同学好友几个人就开始撸起袖子开始创业。他们学习硅谷模式,全球范围聘请顶级科学顾问,通过各种游说将测序仪研发领域拥有超过10年经验的超级大牛招至麾下……最终组建了一支具有国内外高水准的研发团队,包括十多名海内外博士团队。

强大的科研团队需要丰厚的财力作为支持,在公司成长的过程中,贺建奎也曾遇到过“山穷水尽”的窘境。“有两次,投资人的钱已经花完了,靠借钱过日子,我凌晨3点都睡不着觉。”不过贺建奎表示,深圳是国内风险投资最活跃的地方,这成了公司得天独厚的优势。从100万元的天使投资开始,贺建奎和他的团队一步步走到了今天。2016年,瀚海基因核心团队成员还以排名第一的名次获得了深圳市的“孔雀团队”资助。

“既是科学家,也是企业家”

说起公司融资阶段的壁垒,贺建奎坦言,是因为投资人不看好他“副教授”的身份,因为此前在国内,学者创业几乎没有成功的先例。但是,贺建奎在斯坦福大学的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上首个第三代单分子测序仪Helicos的发明人,拥有美国“四院院士”的头衔,还是一位拥有12家公司的著名企业家。这为贺建奎植下了“要做科学家,也要做企业家”的种子。

2012年,贺建奎结束博士后研究,南方科技大学向他抛出了橄榄枝。28岁的贺建奎作为南科大生物系最年轻的副教授,带着当时唯一的本科生开始了教书育人的工作。然而在他心里,创业的火焰一直没有熄灭。而很幸运的是,他遇到的是深圳,是南科大。“如果不是南科大的海外人才引进制度,根本不会有我和瀚海基因。”贺建奎说道。不同于传统高校,南科大创新体制机制,鼓励教授创新创业。南科大支持教授每周有一天在企业服务,明确教职工可以获得以职务发明及技术作价入股企业进行转化收益的70%,给予了教授们的充分信心。近两年来,南科大共有10个团队入选“孔雀团队”,其中团队核心成员大部分为青年教授。

所以从2014年开始,贺建奎一头扎进基因测序仪的研发,没有回头。“学者不一定坚守清贫才能有成绩,学术研究到商业应用,对于我来说才是最擅长的事情。而且,我还可以让学生们参与到研发之中,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更贴近实践、对接社会的宝贵一课,他们在科研上的收获也不再仅限于发表一篇论文。”贺建奎坚持认为,教授与董事长的身份不矛盾,科学家和企业家的身份可以兼得。

记者 吴吉 王斗天

通讯员 庞翠琼 欧苗苗